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亲爱的,去生活。

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由爱故生恨,由爱故生怜  

2008-07-09 05:55:30|  分类: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不爱宫墙柳 ,只被前缘误 ,花开花落自有时 ,总赖东君主 。
去也无从去 ,住也如何住 ,若得江上泛扁舟 ,妾愿随君往 。

 

爱情之所以使人感动,是因为它是每个平凡人所共有的平凡东西,是我们内心深处的千回百转不舍昼夜。

 
睿智而冷静的孙白扬宁愿辜负天下红颜,也要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。他对华贵人侯佳玉莹的痴情,是孽债。


断指也好,辞官也好,都抵不过那一夜的柔情和那一记轻吻。当浓烟四起,烈焰腾空,映照着冰雪般寒冷的宫闱,仿若玫瑰红的夕照的春天。

 
粗犷而热情的孔武满怀幸福的憧景,策马疾行,心爱的女人微笑地倚在身侧,静静睡去。在尔淳的泪眼,如妃的远眺和孙清华压抑不住的哀恸里,金枝欲孽的繁华终成一梦。


爱情是一种缠绕。是一个欠了,一个要还。


福雅、尔淳、香浮、皓雪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子都爱着同一个男子--孙白扬。而孙白扬的心中眼里只有一个她---侯佳玉莹。六人同行,是缠绕。


小禄子对安茜,如妃对孔武,孔武对安茜,有暗恋,有心仪,有爱慕,有相悦,这样的五人行,也是缠绕。


这样的缠绕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不解的结,是死命的劫。这样的缠绕注定会有人离开,有人死亡。


福雅的劫是不惜以身饲毒,做他七年的病人,盼得他的关爱与怜惜;香浮的劫是聪慧的做他的红粉知己,盼得他某日的蓦然回首;皓雪的劫是做他贤惠的妻,盼得他举案齐眉,白首齐发;尔淳的劫是与他爱恨难辯,是曾经沧海,除却巫山,是离开他,她亦不会再爱别人。玉莹呢,她的劫来得突然,刹那的震撼后一记清亮的耳光,乱了她追名逐利的心。

 
安茜的劫是报仇,牺牲了爱情得到的仍是太重的心伤;如妃的劫是爱了,纵然短暂,也是永恒;小禄子的劫是爱到深处,死得其所。


所有的劫,是伤痕累累的负重,一辈子都丢不下的负重。


同样两个男人,孔武的爱是一种执著,带着火焰的光芒,而这执著到了孙白扬的身上,就变成了痛苦和隐忍,辗转不休,直到他死。侯佳玉莹,是他命中的一部分,是他痛苦挣扎的一部分,是他轻暖甜蜜的一部分,劫与孽都已不重要。所以孙白扬没有孔武那份平实的爱情带来的快乐。


那些生活在四面红墙的紫禁城的女子,都是绽放在宫墙暗处的花.各式锦服绣袍,凤冠璎珞下是一色的朱口细牙,一色的小山眉,和一色的带着死灵魂般疏离的眼神.侯门深似海,寂寞宫花红。每个女子都是那样美丽,或艳,或妖,或清,或丽,或狠,或雅,她们以自己的姿态和舞步固执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,褪去她们所有虚伪的光环和矫情的外衣,她们是脆弱的琉璃,一个透明流丽的物质,在爱情里一击则碎。


天寒日暮的冬季,去观看这样一部沉郁悲哀的戏,更觉得寒意重重,可仍是深深地,不管不顾,一个人从头到尾看下去。

 
凡人世界,爱情总是蒙尘居多。谁都不是谁的天使。


故事里年轻的秀女对一个男人产生的爱恋是初春的花,微微萌芽在腐烂的深宫里,她们渴望飞上枝头,也渴望享受青春的甜美;早历风霜的宠妃对一个男人产生的爱恋是人性的复苏,在见缝插针风云迭起的争斗生涯里,原来单纯是来得那么的不易。


想起年少时候,看不清爱情的真正模样,以为对一个人好,便是爱。付出,亦不断地索取回报,不如意的时候,常常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


年长几岁,便幻想自己他日能成为深爱的男人心中的毒药,眼中的最美,其实傻得要命,因为能让一个男人上眼的女人极少,上心的女子更是少之又少。我们肆无忌惮地享受爱情,其实爱情的至高境界是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,而非我们无边的轻狂和张扬。


生活的辩证就是这样无情,获得的并不全是幸福,丧失的未必就是悲哀。爱情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,但是,爱情来了,只能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只能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
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爱情就是悲剧,爱得幸福,爱得欢愉,直到白头偕老,安然一生,其实是将悲剧演绎得美丽了,它的前提条件是,所爱对方,已下定决心牺牲自己的一切让对方幸福。


但是我们做不到,于是躲进电视里旁观他人的爱情,回味他人的爱情,借机美化自己的爱情。使爱情成为春天最美妙的约会。


想一想看,我在你心里种下满把的花籽,至少总会有一两粒生根发芽。经一季的冬天后,春天就悄悄来了,你看吧,有一朵属于我们自己的花,将会在春风中轻轻摇摆。

 

如玥 我更偏爱她的名字

    我开始极度厌恶的,又成了让我为她动容的女子,如妃,她也有过一样纯真的梦想,想和爱的男人厮守一生。可是是谁把她变成了那个人前盛气凌人寸步不让霸道横行的如妃,孰是孰非?这个女人,只凭单薄一身,步步为营,换来万千宠爱,从不背后过招,想什么说什么就做什么,若是男身,也必是坦荡荡的君子。为人母被挟制的痛苦没有逼退她,听天由命就不是形容她钮钴碌如玥的。这般堂堂正正做自己,让输的人服服帖帖,得宠如凤凰般盛开,失宠亦不下贱苟且,女子若得这般坚强聪慧,岂是珍品二字能传达的出。那方丝巾的滑落是她的福还是她的劫,我想如妃自己也未必看的清。当心爱的男人带她离开是非,正如如妃所说,本宫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伟大,本宫这几十年来,只学会了一个求生的技能,就是谋算人心和争斗竞逐。你们以为我到了外面,有可能平平安安过日子吗?这里就是本宫的家,也是我钮钴碌如玥的坟墓!如妃是属于紫禁城的,她的天地,就是那四面高高的宫墙裹起的一方天地。她对皇后说:“后宫从来就是我们两个在斗,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也是!”既然选择了留下,那就狠狠的斗下去吧!
   “不爱宫墙柳,只被前缘误。花开花落自有时,总赖东君主......要走,庆幸在你心中有爱;要留,只怪我心中仍然有恨。因此,就只有靠你,完成我们海阔天空的心愿,珍重。”她站在夕阳下,角楼边,幽幽吟出这段话的时候。有时爱情。徒有虚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